该部门现在应该这么做,英媒:数字化冷战

20年前,人们认定黑客的目标无非是做以下四件事之一:偷钱、窃取情报、促使世人关注某项政治事业、或造成实际的破坏,与此同时,美国军队和国土安全局争相保护所谓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基础设施免遭破坏。

  该部门现在应该这么做,英媒:数字化冷战
  该公司指出,“选民认为美国内部人士、俄罗斯和候选人本身是前几大构成风险的危险因素,与此同时,美国军队和国土安全局争相保护所谓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基础设施免遭破坏,美国选民和政治人士似乎卡在了紧张的等待中进退两难。
  

英国金融时报网10日发表专栏作家吉莲·邰蒂为该报撰写的题为《数字化冷战》的文章。文章说,商界领袖需要关注美国大选,并准备迎接这样一个世界:在这里,数字空间里的信任成为被玩弄的新对象。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今年的美国大选引发了很多奇怪的事态。这里又有一样:网络安全公司Carbon Black公布民调显示,58%的选民认为电子投票器被入侵的“可能性较大”。Carbon Black称,事实上,公众担忧之甚,以至于1500万选民可能会拒绝参加投票。该公司指出,“选民认为美国内部人士、俄罗斯和候选人本身是前几大构成风险的危险因素。”
  

我们可能很容易想把上述结果简单地归结为一种营销造势,或一个显示狂热政治情绪的标志,但是忽视这个58%的数字将是个严重的错误。一个原因是,美国很多政府官员私底下也存在与选民们相同的担忧。这也难怪。亚利桑那州和伊利诺伊州的选民名册数据库已经遭到过小规模入侵。多个州的选举投票系统被认为容易受到攻击,特别是那些使用“直接记录电子”机器来计票的州,比如宾夕法尼亚州。Carbon Black指出:“宾州在即将举行的大选中被认为是关键战场,而这个州的电子投票器可能是最令人担忧的。”
  

即便关于大选的担忧到头来原来是多虑,它们也突显了更重要的一点:一条新战线正在网络战争中打开。这对政治专家和商界领袖影响重大。
  

20年前,人们认定黑客的目标无非是做以下四件事之一:偷钱、窃取情报、促使世人关注某项政治事业、或造成实际的破坏。西方情报部门已采取行动来消除这些威胁。例如,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国土安全局目前正在开展“网络安全意识月”活动,教消费者和企业如何避免遭受欺诈和盗窃。与此同时,美国军队和国土安全局争相保护所谓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基础设施免遭破坏。在去年黑客破坏乌克兰电网后,针对美国电网也存在密集的黑客活动。
  

美国大选将第五种风险带到了人们的视线中:旨在通过动摇公众信任而造成心理上的破坏的网络攻击。“人们全搞错了,”网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的创始人德米特里阿尔佩罗维奇最近向我表示。
  

正如美国一名高级情报官员最近在一次商界和政界名流齐聚的私人会议上所说的那样:“如果现在网络黑客的核心目标不再是偷东西、而是破坏我们对指引我们生活的东西的信任,我们怎么办?”情报官员格外担忧黑客会攻击金融系统,因为金融是一个只有在存在信任的情况下才能正常运行的领域——正如2008年金融危机所显示的那样。
  

美国官员正尝试反击。例如,国土安全局近日表示愿向各个州政府提供网络安全协助,帮助各州保护大选免受网络攻击。24个州接受了。但是大选日期近在咫尺,许多州又如此囊中羞涩,这些防御措施的效果如何尚不清楚。令人困惑的是,国土安全局并没有把选民名册定为“关键基础设施”。该部门现在应该这么做,这样才能让联邦资金得以被用于打赢这场仗。
  

不过,真正要紧的问题是心理威胁。唐纳德特朗普呼吁在网络空间发动强硬反击,让对手知道厉害。
  

采取任何激进行动的风险是,可能引发更猛烈的反击或在公众中散播恐惧情绪。美国选民和政治人士似乎卡在了紧张的等待中进退两难。我们最好希望,在21世纪的网络空间中,也能出现一种新的休战——就像曾经在现实世界中出现过的、为冷战画上了句号的那种。如果没出现,那么商界领袖需要关注美国大选,并准备好迎接这样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数字空间里的信任成为新的被玩弄的对象。
  ”,一个原因是,美国很多政府官员私底下也存在与选民们相同的担忧,在去年黑客破坏乌克兰电网后,针对美国电网也存在密集的黑客活动,唐纳德特朗普呼吁在网络空间发动强硬反击,让对手知道厉害。